驾驾

傻白甜负心汉

她×柳将明

    他从浴室回来,电视里依旧是那个热闹的歌舞,他心想自己应该没有洗了很久。
    往床上看,她缩在被子里,咬着被角要将被子往下拉,眼球飞快闪动。他就看着她,将所有事情想了一遍。她抬了一眼,笑了一下。
    将明过去躺在旁边。她翻过身来面对着他。也就是这样而已。他伸手帮她拉被子,收回手时抚摸她的耳朵,脸颊,脖颈。她对一切习以为常,继续玩自己的手机。
   “别玩了,我还没手机好吗?”他说。
    她移开挡住脸的手机,同他对视,笑说:“你加油呗。”又将手机平移了回去。
    他凑近去,拱开手机吻了她一下,然后躺下侧过脸看她。她松了手机,用那只玩了许久手机,冰凉冰凉的手去摸他的脸。柳将明拿自己高高的鼻子,去蹭蹭嗅嗅她的手心。他眼里的迷恋像是小鬼偷尝了酒。棉被下她伸出一只脚。
    他吓了一跳,但马上意识到了。于是松开双腿,由着她。小腿肚,膝窝,大腿,她穿丝袜的脚尖,脚底,脚趾甲。他去牵她的手,仔细地亲吻后,又将它攥回手心:“这么冷啊。”
   “这边不冷啊。”她伸出另一只手,搭在他脖颈。
    的确不冷。大概因为她侧着睡,贴着床的一边手脚暖和。她从他手里收回那只冷的手,说:“暖的摸你就行了。”  
   “暖的手爱你,暖的脚也比较爱你。”
    他感受了一下她脚上的劲,就笑着看她,“冷的呢?就不爱我吗?”
   “唔,没那么爱吧。”她一本正经地说。
   “那爱谁?”
   “爱我自己。”
   “你意思是你只有一半的身体爱我吗?”他盯着她,挨近去吻她。也是凉凉的。他舔了一下唇,忽然有些恼。他覆身上去,吻她,加深,分开,再索。他将双唇挪到她的颈子,啃了两下,放开,拿手背去贴她的唇,然后笑起来,“什么嘛,还是能热的嘛。”他俯身同她触碰额头,吻她的嘴角。
    他捉她的手,沿着他的脸庞脖颈扶下去。她的手停在他的腰侧的衬衫上时,那凉意仿佛是融化的雪花。她的眼里也有迷恋了。于是相吻。他带着她的手掌伸入自己的衣裳。他腰部的线条令人发狂。他松开手去抚她的脸。她的手环着他漂亮的腰。深入是箭在弦上的事。
   “我会让你完全爱我。”
   “那样很辛苦的。”
   “可是我爱你。”

“她喜欢环着别人腰的感觉,
所以决计要谈个恋爱。”